擢发难数!米国生齿贩运罪恶史话

米国国务院日前颁布所谓年度“贩运人口讲演”,对其没有家横加责备、诬蔑争光,对本身严峻问题则沉描浓写、一笔带过,而且把自己列为寰球“表示最佳”的国度之一,让世界再次睹证了这个“单标大国”监守自盗的套路。

现实上,靠着历久血腥残酷贩奴活动起身的米国,至古仍然已改其“阴郁传统”,多年来继承放荡贩运人口这一“最龌龊的犯法行动”。大批案例、数据、控告告知众人,米国是强迫劳动、奴役受害者的起源国、直达国和目的地国,可谓罪行昭彰的人口估客和反人类罪犯。

血腥贩奴历史

【述说】:

——跨大西洋奴隶贸易是历史上规模最大的长间隔强迫人口活动。1619年,第一批有记载的非洲黑人被运抵北美詹姆斯敦,开启了黑人在这片“新大陆”惨遭奴役的血泪史。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奴隶制在北美各殖民地普遍存在。对于非洲奴隶登陆后的遭逢,米国《国家地舆》杂志网站文章这样描述:“男女被分开,裸体赤身,牢牢地捆在一起……还有大量儿童。”黑奴自幼便被迫劳动,成年后更是会在严厉的情况下从事高强度劳动,甚至遭受奴隶主的残肆虐待,毫无人权可言。

——米国1776年独立时蓄奴是合法的,乔治·华盛顿、托马斯·杰斐逊等很多建国功臣都是奴隶主。《自力宣言》声称“人人生而仄等”,但享有这一所谓“同等权利”的人并不包括奴隶和非洲裔米国人。米国最早的宪法也默认了黑奴的存在。直到1865年,南北战役结束后,米国才颁布宪法第13修改案,发布破除奴隶制。但此后近一个世纪,米国南部多州又公布了一系列对黑人履行种族断绝或其他轻视性政策的功令,即“吉姆·克罗法”。这些司法直到20世纪五六十年月黑国民权活动期间才接踵被废止。

——在米国贩卖黑奴历史上,“克洛蒂尔达”号风帆有着标记性意思,这艘船被以为是有记录的米国最后一艘奴隶船。米国自1808年开初禁行从非洲输送奴隶,但兴旺发作的棉花工业对奴隶劳工需求宏大,因而米国一些栽种园主疏忽法令继绝从非洲贩运奴隶。根据米国《史密森学会纯志》网站报道,1860年7月,“克洛蒂尔达”号载着100多名“被捕捉的非洲人”趁夜色潜进莫比尔湾,而后沿莫比尔河顺流而上,把奴隶交给本地一些奴隶主。船主威廉·祸斯特随后命令将船驶到上游,将其烧失落并沉入河中,以烧毁犯罪证据。最近几年来对该船只残骸的调查显示,黑人奴隶在长达6周的飞行中多少乎只能始终挤在无法畸形站破的低矮货舱里,受到身材和粗神的两重熬煎。

【数说】:

1250万——据“跨大西洋奴隶贸易数据库”统计,在奴隶贸易史上,1514年至1866年间最少有3.6万个“贩奴远征队”,乏计有超过1250万非洲人被贩运到“新大陆”,这借不包括旅途中故去的许多人。

395万——德国斯塔蒂斯塔调查公司数据显著,1790年,米国有远70万名黑人奴隶。1860年,米国有超越395万名乌人奴隶,而齐美自在的非洲裔米国人唯一不到49万人。这象征着,其时的非洲裔米国人近九成是奴隶。

600——米国历史学者亨利·温采克在《山之主:托马斯·杰斐逊和他的奴隶们》一书中披露,《自力宣言》草拟者、米国第三任总统杰斐逊毕生拥有过600多名奴隶,在他位于弗凶尼亚州的受蒂塞洛庄园,不管什么时候都至多有约100名奴隶。

80%——根据米国第四任总统詹姆斯·麦迪逊旧居官网“詹姆斯·麦迪逊的蒙彼利埃”数据,奴隶制经济曾是驱动米国经济的主要引擎。奴隶制经济其实不只范围于北方,甚至那些拥有较少奴隶人口的州也从奴隶劳动中赢利。从弗吉尼亚的香烟莳植到罗得岛的制船业,都与奴隶制经济相关。1850年,米国80%的出口产物都是由奴隶出产的。

【诉说】:

——2019年是第一批有记载的非洲黑人被运抵北美400周年,米国《纽约时报杂志》其时曾评估说,1619年的这一事件是米国历史的开始,米国的繁华是树立在黑人劳动力被压迫的基本上,“一代又一代黑人在米国历史上扮演了重要但被疏忽的脚色”,而他们却过着极端悲凉的生活。

——米国史稀森教会布告少朗僧·邦偶说,“克洛蒂我达”号的故事注解,仆从商业曲到美海内战早期还是如许广泛的景象。

——米国史密森学会非洲裔米国人近况与文明国家博物馆专家玛美·艾略特说:“明天有良多如许的例子,比方1921年的塔尔萨大屠戮,有些人说它从未发生过。当初,由于有了考古学、档案研究以及族群的群体影象,这些历史事真再也无奈被辩驳。”

非法贩运取利

【陈述】:

——2014年,危地马拉蛇头阿罗尔多·卡斯蒂略告诉阿尔贝托一家,只要交纳1.5万美元,他们的孩子便可以到美国粹习、工作,过上好日子。那时拿不出这么多钱不要紧,到米国有了钱再还也不早。但是,这些怀揣“米国梦”的危地马拉人,到米国后未几便被卖到农场里,像奴隶一样被压迫。

——2017年7月,米国得克萨斯州圣安东尼奥市一辆厢式货车被发现取出了近40人,其中9人被活活闷逝世,其别人则处于脱水和中寒状况,多情面况危慢。应市警员局长威廉·麦克马纳斯坦行,这是一路“恐怖的人口贩卖案件”,而此类事情时有发生。

——在米国的人口贩运案件中,女性盘踞相称大比例,其中很多是“性贩运”受害者,最末沦为色情行业的就义品。据米国赫芬顿邮报网站2019年12月报道,希尔顿等12家米国大型连锁酒店被指控,对女性沦为性奴的犯罪活动视而不见,甚至为此供给方便以从中牟利。

【数说】:

1.15万——2004年米国国务院曾公然承认,每年被贩卖至米国的人口在1.45万至1.75万阁下。据米国非谋利组织“北极星打算”披露,2015年米国“天下人口贩运热线”共处理5700多起人口贩卖案件,到2019年这一数字已到达1.15万起,比2015年翻了一番。

98%——米国人口贩运研究所发布的《2020年联邦人口贩运报告》显示,2000年至2020年米国有案可查的“性贩运”案件中,有30%的受害者是在互联网上被欺骗。报告显示,98%的人口贩运案件波及女性受害者,其中91%的人来自米国。

1.5万至5万——米国反人口贩卖组织“递收基金会”2020年宣布的呈文隐示,米国每年有1.5万至5万名妇女和儿童自愿成为性奴。

【诉说】:

——米国国务院监测和袭击人心贩运运动办公室前担任人刘易斯·德巴卡说:“这不是某一个烂苹果须要处置的问题,而是整筐苹果都有题目。多年来,米国酒店业明知讲‘性贩运’——特殊是儿童‘性贩运’活动在其警告场合产生,但却没有减以禁止。”

——米国反生齿贩运研讨会独特开创人杰妇·罗杰斯道:“好国事天下第一的性花费国,是咱们做为一个社会推降了需供……那些人商人便用供应去挖补这一需求。当心米国的需要如斯之年夜,甚至于他们用我们本人的孩子来弥补。”

虐待非法移民

【述说】:

——本年3月,来自洪都拉斯的埃尔默·马尔多纳多带着1岁的儿子在穿梭墨西哥与米国南部得克萨斯州之间的边境时,被米国移民部门拘留。这对女子起先只能瑟瑟颤抖地睡在户外,以后被转移至拥挤的拘留中央,在那里等候运气的部署。这是不计其数非法移民在米国凄惨遭受的一个缩影。据米国媒体报道,许多没有怙恃陪同的非法移民儿童会被送到联邦收留所,那里人谦为患、条件恶劣。米国Axios消息网站暴光的一组来自美墨边境暂时拘留中央的相片显示,孩子们被用塑料板分离隔,身上盖着铝箔制答急毯,拥堵地躺在地垫上,气象惊心动魄。

——在拘留过程当中,女性也常遭受残暴对待。2020年下半年,数十名来自拉美和加勒比海国家的女性移民向米国帮忙亚州法院拿起散体诉讼,指控米国出境和海关执法局拘留中心的大夫在没有征得她们批准的情况下,为她们进行了不用要的妇科脚术,甚至强行戴除子宫,对其身心健康形成严峻伤害。

——新冠疫情发生后,由于许多拘留中心防疫条件每每较好,导致被拘留者很容易被感染。2020年7月,在被送入米国亚利桑那州一处非法移民拘留中心三个月后,38岁的危地马拉人埃拉尔多·马伦布雷斯感染了新冠病毒。“高烧、满身痛苦悲伤、吃什么吐甚么、没隽永觉。我感到糟透了,就像是在缓性自残。”马伦布雷斯回想道。经由一段时间医治,他才逐步痊愈。而57岁的萨尔瓦多人卡洛斯·埃斯科瓦尔则没有那末荣幸,他在米国一处非法移民拘留中心待了4个月,最终因沾染新冠病毒死亡。

【数说】:

85万——米国当局暴力看待不法移平易近,对他们年夜范围实行骨血分别政策,显明违背外洋人权法及人性主义精力。2019年,国有约85万名合法移民在米国北部边境地域遭到拘捕,他们大多遭受粗鲁对付待,人权受到肆意蹂躏。2017年7月至2020年7月,米国移民部分正在南部边疆天区强即将5400多名儿童取身难堪民或不法移平易近的怙恃离开关押,多名女童在拘押时代灭亡。

2倍——米国有线电视新闻网2020年9月报道,2020财年共有21人在米国非法移民拘留所中死亡,是2019财年灭亡人数的2倍多,创下2005年以来的最高值。

100天——米国《洛杉矶时报》网站2020年10月报道,大度非法移民儿童临时被羁押。数据显示,近几年曾被米国政府扣留的26.6万名非法移民儿童中,有逾2.5万人被拘留跨越100天,近1000人在栖流所中渡过了一年多时间,有的甚至被拘留超过5年。

【诉说】:

——美公民主党籍国会寡议员亚历山德里娅·奥卡西奥-科尔特斯2019年经由过程交际媒体披露:米国边防巡查站把移民“看成植物对待”,形成“体系性迫害”。她亲眼目击,遭关押的女性没有水喝,治理人员让她们“喝马桶里的火”。她写道:“我挤进一间关押女性的监室,开端与她们交谈,其中一人把边防人员对待她们的方法称作‘心理战’……不仅是孩子,大家如此。人们喝马桶里的水,而边防人员在国集会员眼前大笑。”

——据联开国人权高专办网站2019年7月报道,结合国人权事件高等专员米息尔·巴切莱特对米国扣押核心净治拥堵、缺医少食的恶浊前提深感震动,指出那边关押的儿童可能遭到国际法所制止的残暴、不人道或有宠品德的对待。

强迫劳动普遍

【述说】:

——米国沃克斯网站2015年一篇文章如许举例:朱西哥或菲律宾的一小我,发明只有付出数千美圆,就能够获得在米国的一份护士工作和绿卡。而当她“移民”到米国后,才收现这些是谣言,自己失掉的没有是绿卡,而是限度性的常设工作签证,www.m9.com。她不克不及当关照,只能做家庭仆人,她的护照等证件皆被锁起来了,不克不及出门,食宿开销从人为中扣除……作品说,这类事宜在米国非常普遍,但出人确实晓得有若干受益者。研究职员估量,仅在农业范畴就有不计其数人被强迫劳动,其他止业强迫劳动的情况也很普遍,包含家政、建造、餐饮跟旅店行业。受害者可能来自世界各地,有些人乃至领有硕士、专士学位。

——根据米国乡村研究所和米国东北大学2014年一份研究报告,米国法律部门经常不辅助被强迫劳动的受害者,偶然甚至站在人商人一边。比方,在一起案件中,一名农场主向一名试图逃窜的被强迫劳动的农场工人开枪,而当差人到来后,却以非法移民的罪名逮捕了这名农场工人。凡是,受害者没有才能告状人贩子,大多半律师也不肯花时间往赞助他们,致使他们时常得不到爆发或虐待抵偿。

——米国《华衰顿邮报》2007年报道说,曾在米国驻伊拉克新使馆建立工地工作过的米国人罗里·梅伯里证明,承包商曾要求他率领51名菲律宾工人经科威特转折前去巴格达,但这些人的机票却显示,目的地是阿联酋迪拜。梅伯里说,公司司理请求他不要告诉工人他们的真挚目的地是巴格达,公司还充公了工人的护照。背责调查此事的米国民主党籍国会众议员亨利·韦克斯曼说:“重要承包商涉嫌在使馆扶植名目中强迫用工,违反了反人口贩卖法,并向伊拉克和全球传送了米国在尊敬人权方里的过错疑息。”五角大楼事先也否认,在伊拉克的米国项目启包商中存在比拟普遍的强迫劳动问题。

【数说】:

50万——米国的“合法奴隶制”停止于1865年,但强迫劳动的问题一直连续至今。据一些行业协会统计,米国至今仍有约50万名童工从事农业劳作,很多孩子从8岁起开始工作,每周工作长达72小时,童工死亡案件屡有发生。

10万——从前5年,每一年被贩卖至米国处置逼迫休息的生齿多达10万人,个中一半被购置到“心血工致”或遭遇家庭仆役。

71%——米国都会研究所和米国西南大学2014年一份报告显示,71%的强迫劳动受害者在达到米国时占有正当签证,其中超过三分之一的受害者是方丈庭佣人,这是最多见的一种工作。这些外籍佣人平日与店主寓居在一起,这意味着他们轻易被雇主完整把持,甚至与内部世界隔断。

【诉说】:

——米国丹佛大学学者克丽西·巴克利说,米国强迫劳动现象之以是易以不准,一方面是果为利潮丰富,另外一方面是因为米国立法不力和执法效力低下,作歹者被告状的危险很小。强迫劳动问题最普遍的领域是家政、农业、产业、色情业等,其对便宜劳能源有很高需求,而且美公法律很少要求或许不要求对这些发域的工作条件禁止羁系。

——“反奴役国际”构造将农场工人描写为“米国经济中支出最低、受盘剥最重大的工人”。这些人缺少其余米国工人享有的权力,他们常常在不调理保险、病假、养老金或工作保证的情形下任务,而这恰是“招致米国地步里强制劳动的肥饶泥土”。

——米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法学院教学劳蕾尔·弗莱彻表示:“大众普遍认为米国早就解决了现代奴隶制这一问题,但现实上,现代奴隶制依然存在,并且很普遍。它只不外以是一种新的情势呈现。”

肆意抓捕闭押

【述说】:

——2013年4月14日,米国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时任法国阿尔斯通公司高管弗雷德里克·皮耶鲁齐刚下飞机就被米国联邦考察局捕快逮捕。随后,米国司法部控告皮耶鲁齐跋嫌背反米国《反海内腐烂法》,参加了2003年印度尼西亚一路与阿尔斯通相关的腐朽案。高达125年羁系的要挟、天价状师费、下额保释金、与极刑犯和重刑犯关押在一同……米国司法部门应用各类极限施压手腕,以强迫其认功。皮耶鲁齐说,美圆的目标是“以此背阿尔斯通尾席履行卒通报一个明白旌旗灯号:假如你持续不合营,您将是下一个进牢狱的人”。终极,皮耶鲁齐在米国被开释跨越25个月,此中14个月被关在高量警惕的牢狱里。阿尔斯通公司在米国压力下将其辞退,并被米国处以7.72亿美元奖款,其电力营业等也被合作敌手米国特用电气公司出售。

——半岛电视台网站本年5月报道,黑宫决议开释3名在古巴关塔那摩美军监狱关押了近20年的囚徒。他们在2001年至2003年间被捕并被转移到关塔那摩监狱,但却没有遭到任何指控。这个中包括现年73岁的巴基斯坦人赛义夫拉·帕推查,他是被拘押者中年纪最大的一名。米国南边司令部往年4月晦在一份申明中说,关塔那摩监狱失密水平最高的“7号监仓”中的囚犯已被“保险转移到了5号监仓”,但军方没有流露转移发死的时光,和有几多囚徒被转移。美联社报导说,“7号监仓”于2006年12月启用,曾被米国中心谍报局用于机密拘押和刑讯审讯。2017年,“7号监仓”一位阶下囚表露,被关押在那边的人天天都遭到心思熬煎。

【数说】:

140亿——米国肆意抓捕像皮耶鲁齐这样的外国公司高管明显是出于经济目的。皮耶鲁齐2019年接收社记者采访时说,米国司法部常常利用《反海外腐败法》冲击欧洲公司,根据此法纳纳罚款超过1亿美元的29家企业中,有15家是欧洲企业,而米国企业只要6家。自2010年以来,仅法国公司因违反米国域外法就向米国政府领取了近140亿美元罚款。

800人——关塔那摩监狱于2002年启用,后来是用来关押“基地”组织成员和“9·11”事宜闹事者的合谋,但尔后许多被米国秘密抓捕或从别处转移来的囚徒在未被起诉的情况下被持久关押在这里,并遭受虐待。米国民权同盟的数据显示,累计已有快要800人被拘留在此,现在仍被拘押的另有约40人。该监狱至今都是华盛顿在人权问题上一个难以抹来的污面。

【诉说】:

——皮耶鲁齐在2019年出书的《米国圈套》一书中说,所谓阿尔斯通腐败案“是一场彻彻底底的讹诈”。该事务向人们明示,米国若何滥用国内司法,将其作为经济兵器,对其他国家发动“隐蔽的经济战斗”。依据米国在1998年订正的《反海中腐败法》,米国当局简直“能够随便逮捕任何一名本国企业职工,甚至将其投进监狱,判处重刑”。

——多位联合国人权专家今年2月表现,关塔那摩美军监狱许多被拘押者现在年纪已高,因为遭受“无停止地褫夺自由和相干的身心服磨及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报酬或处分”,他们的身心安康受到侵害。“现在相当主要的是,那些遭受仍旧拘留、严刑和被褫夺国际法划定的基础权利——包括取得公正审讯的权利——的人必需获得充足的解救和赚偿。”

贩运人口、强迫劳动、奴役虐待是反人类的古代奴隶造,是现代世界的一场疫疠。而在这其中,米国表演了极不光荣的脚色。究其自身,这些罪行底本就是米国的原罪。而米国的本罪近远不止这些。那些在白人至上主义的重压下不能自由吸吸的“弗洛伊德们”,那些生涯在种族冤仇犯罪暗影下的多数族裔,那些遭受残暴对待、处境悲凉的灾黎移民,那些被美军挨着反恐旗帜非法杀害、残忍虐待的外国布衣,无时无刻不在控诉着米国的各种反人类罪恶。

在人类公理和知己面前,在事实和本相面前,甩锅推责、转移视野没有前途,只会碰得头破血流。对美方而言,抚躬自问、迷途知返,亲爱重视并处理好自身问题,才是世间邪道。

来源: